欢迎光临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Welcome to the crocodile Industry Association of Guangdong Province

浙江扬子鳄保护及其放归自然工程简介

浙江扬子鳄保护及其放归自然工程简介

长兴扬子鳄自然保护区

国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质基因保护中心(浙江大学)


一、前言

 2017年12月12-13日,浙江省长兴县林业局局长张玉平、党委委员王建明,浙江超威集团董事长助理罗民强,长兴县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管理处主任王震伟一行4人,到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与黄海云会长进行鳄鱼产业的经验交流和合作洽谈,重点调研和交流鳄鱼的保护、加工、利用,以及以鳄鱼为原材料的深加工产品等的经验。

 经过两天的交流和洽谈,双方就扬子鳄养殖、繁育、保护和综合利用,以及筹备扬子鳄广东养殖科研基地和中心等方面的合作达成广泛共识。

扬子鳄(Alligator sinensis)是我国特有的国家I级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野生爬行类动物。在动物分类学上,扬子鳄隶属爬行纲(Reptilia)鳄目(Crocodylia)短吻鳄科(Alligatoridae)。在全球现生的23种鳄类中,扬子鳄是最为濒危和受到的生存威胁最大的物种。

历史上,扬子鳄曾广泛分布于我国长江和淮河的沿岸地区。但人类捕杀和栖息地破坏等诸多因素,已导致其在上世纪70年代末便仅点状分布于浙江、安徽和江苏等三省交界的山地丘陵区(图 1),野生种群的数量仅100余条,物种的生存受到了空前威胁。

图1:1970年代末中国扬子鳄分布图

     为拯救扬子鳄这一濒危物种,浙江省早在1979年就在野生扬子鳄历史分布的中心湿地区——长兴县尹家边村建立了保护种群。该种群始终保持着“自然繁育后代”的野生活方式。

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是分别于1984年9月13日、1997年9月23日和2006年9月19日开始自然繁育第一、第二和第三代幼鳄的。在历经30余年的发展历程中,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的数量已从最初的11条奠基个体快速增加至了3117条个体,从未出现过与近亲繁殖有关的种群衰退问题。其又好又快发展现状和优良的发展前景,不仅使种群完全摆脱了灭绝的命运,更为国家林业局批准的“浙江省扬子鳄放归自然建设项目”(简称“国家 II 期工程”)的野外放归,储备了充足的优质种源(图 2)。

图 2:浙江扬子鳄散放式放养且保持自然繁育后代的野生活方式

依据国家林业局对我国扬子鳄保护工程的总体战略布局与规划,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的繁育子代经科学论证,决定于2012年4月15日放归自然,开展局域性种群重建的生物多样保护工作。值此之际,“国家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质基因保护中心(浙江大学)—长兴扬子鳄自然保护区联合科研团队”现就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的发展历史和保护种群的繁育子代放归自然的工程情况作一简介,以期在后续的保护工作中扬长避短并继续得到上级主管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与指导。


二、浙江扬子鳄人工迁地保护种群的创建


早在 1978 年夏季,当野生扬子鳄行将灭绝的危急时刻,地处野生种群核心分布区的长兴县尹家边村村委会,随即酝酿着建立浙江省扬子鳄保护种群和自然保护区的工程计划。

其时在尹家边村,有一个名叫“上八亩”的鱼塘(图 3)仍残存着3条成年的扬子鳄。村委会以此为基础,并通过采取在鱼塘的四周修筑篱笆墙以建立生存避难所和在全省范围内收购散落的扬子鳄进行集中保护等措施,终于在1979 年4月8日正式建立了中国扬子鳄保护史上的第一个民办性质的“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图 4),而保护区仅有的11条成年奠基扬子鳄,便由此承载着浙江扬子鳄的种群繁衍、野外放归、野生资源复壮和实现其可持续发展的历史重任。同时,浙江省各级主管部门、保护区和相关的科研机构也由此开启了拯救扬子鳄这一国家I级重点保护的珍稀濒危物种的艰辛工程。

图 3:上八亩鱼塘的遗留标本

图 4: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遗留标本

三、浙江扬子鳄艰难的初级保护工程迎来了大好发展曙光

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建立后,全县妇孺皆知的最棘手问题,就是解决除冬眠期之外每年4—11月间11条成年扬子鳄多达1,300多公斤的“口粮鱼”问题。

其时,保护区的管理人员均为志愿者,他们也与全国其它农村地区的村民一样,正在为日三餐的温饱而劳作。因此高价且成年地供应扬子鳄“口粮鱼”,就逐渐的成为了一大经济负担。于是,当他们在向亲戚、朋友、同学、林场职工和中小学师生员们寻求捐赠,但尚不能完全满足“口粮鱼”的急迫情形下,便挤出自己宝贵的农作时间,从县内再到县外走街串巷,通过宣讲保护扬子鳄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广泛地自城镇居民和农村社员那里,一次次收获着捐赠而来的扬子鳄“口粮鱼”。终究,保护区人和他们保护的扬子鳄,平安地度过了中国保护扬子鳄历史上那难以忘怀的极度不平凡1979年。

诚然,保护区在扬子鳄的工作中所表现出义无反顾积极行动,再加之国内外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催了原浙江省嘉兴地区行政公署于1979年5月19 日下发了《关于认真搞好稀有珍贵动物——扬子鳄保护工作的通知》【地署(1979)56号】的首个政府行文,从而使民间自发建立的“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因正式得到了政府部门的认可而合法化。自即日起,长兴县人民政府和浙江省林业厅便给予了保护区持续的资金支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


1984年9月13日和1997年9月23日是保护区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纪念日。因为前者是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自建立6年来诞生第一窝子代幼鳄的日子!而后者则是保护区第一窝子二代幼鳄诞生的日子!

藉此,1999年6月长兴县人民政府和浙江省林业厅将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的民办建制,改为了全民事业单位建制,将保护区更名为“长兴扬子鳄保护区”,并自此得到了省、县两级财政更大的支持力度。其中,仿扬子鳄野外求偶场、繁殖巢区和非繁殖期活动场等相关建设工程的完工,充分地诠释了一个以保护动物为本,且具有良好管理硬件的县级自然保区的建设模式。

2001年4月,原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慕华和时任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司长的张建龙等领导同志(图 5—6)专程到长兴扬子鳄保护区就浙江扬子鳄的保护工作进行了调研。其在现场考察和听取汇报基础上随即作出的“关于进一步深化浙江扬子鳄保护工程”的指示,不仅充分肯定了浙江省各有关部门在扬子鳄的物种保护中所做出重要贡献,更预示着浙江扬子鳄艰难的初级保护工程,已迎来了大好发展的明媚曙光。

图 5: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员长陈慕华女士听取扬子鳄保护的工作汇报

图 6:国家林业局张建龙副长指示“全面深化浙江扬子鳄保护工程”

四、“国家I期工程”使浙江扬子鳄盼来了可持续发展的春天


其实,我国政府主管部门、国内外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学术界和国际社会全面、系统和深入地了解浙江省的扬子鳄保护工程,是从2001年8月开始的。因为就在2001年8月25 -28日由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司(现名国家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司)主办,世界自然保护联盟鳄类专家组(IUCN SSC Crocodile Specialist Group)等单位协办的“2001中国合肥扬子鳄保护及放归自然国际研讨会”召开的前夕,受保护司邀请与委托,IUCN鳄类专家组的两位副主席 Dietrich Jelden先生(德国)和Grahame Webb先生(澳大利亚)毅然亲自率团,分别就我国安徽、江苏、浙江和上海等四省区扬子鳄的尚存分布区和将来野外放归的适宜栖息地,进行了为期5天的实地考察与综合评估工作。

为了使IUCN鳄类专家组的考察评估团能够更加全面和真实地了解浙江野生扬子鳄的分布现状、拟放归点栖息地质量,以及现有保护种群在子代繁育及其与之相关的基础科学研究方面的情况,浙江省林业厅特别委派了保护处赵岳平科长(现为副处长)为接待组长、浙江大学方盛国教授专家为专家组长,时任长兴县林业局副长兼保护区主任的王治平先生为专家组副长的工作(图 7),负责就(1)浙江扬子鳄保护的现状及其发展规划、(2)村、乡、县、市、省和国家等各级政府主管部门对浙江扬子鳄保护的支持情况,以及(3)浙江大学拟在哪些方面为扬子鳄的保护提供强力的科技支撑等,向考察评估团做详细汇报。

图 7:浙江省林业厅王章明处长布置迎接IUCN鳄类专家组考察评估团相关事宜

正是缘于(1)各级政府主管部门对拯救扬子鳄所持有的高度使命感与坚毅决心、(2)浙江大学已具有的强力支撑条件,以及(3)浙江省在保护扬子鳄这一公益性事业中所表现出的国际一流公众素质,才使得IUCN考察评估团最终将浙江省提交的“浙江省扬子鳄种源繁育与野外放归的可行性报告”评定为了“A+”级(优先推荐)水平(图 8—9)。

图 8:IUCN考察评估专家Charlie教授查证方盛国教授实验室的科技支撑条件

图 9:Charlie教授考察1979年所建的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

IUCN考察评估团对“浙江省扬子鳄种源繁育与野外放归的可行性报告”的评定结果,不但为方盛国教授翌日向参加“2001 中国合肥扬子鳄保护及放归自然国际研讨会”的我国政府主管部门领导,以及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IUCN鳄类专家组、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ildlife Conservation Society)、世界自然基金会(基金会(World Wide Fund for Nature,WWF)和澳中理事会(Australia-China Council)的鳄类保护专家与学者全面、系统和真实地汇报“浙江省扬子鳄保护工程”确立了汇报的基点,更为国家林业局、世界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和学术对“浙江扬子鳄初级保护工程”所取得的阶段性成果的广泛认同奠定了坚实基础。终于,历经20余载艰辛历程的浙江扬子鳄,盼来了可持续发展春天:

2002年6月:国家林业局批准了浙江扬子鳄保护的I期工程项目 —— 浙江省扬子鳄种源自然繁育扩大项目【林计发 [2002] 142号】(简称“国家I期工程”)。

“国家 I期工程”实际投入的建设资金为994万元,分别由国家林业局(450万元)、浙江省林业厅(105万元)、浙江省环保局(20万元)和长兴县人民政府(419万元)等部门共同出资。与此时,长兴县人民政府还无偿划拨了10公顷(150亩)的配套土地,用于扬子鳄繁殖池、成年池、亚成体池、幼鳄池、幼鳄越冬池、饵料培育池和公众科普展示池,以及饲料配制室、疫源疫病防治室、科研室、科普放映厅和行政管理室等功能单元的建设。


五、“国家I期工程”为浙江扬子鳄放归自然储备了充足的优质种源


正是由于国家林业局、浙江省林业厅、浙江省环保局和长兴县人民政府等多部门充足的资金投入,才使得浙江扬子鳄保护的“国家 I期工程”所建设的全部功能单元,提前至2005年初就保质保量地投入了使用(图 10-13)。

实践证明:“国家I期工程”在以下3个方面非常及时地解决了浙江扬子鳄种群发展中的燃眉之急:

    (1)随着种群数量的不断增加,种群密度也随之日渐增大。研究发现,即便是偶然遭遇的饥饿情况,成年扬子鳄也会一次性吞食数十条幼鳄,从而给急需快速增长的种群造成灾难性后果。显然,“国家 I期工程”繁殖池、成年池、亚成体池和幼鳄池等功能单元的独立修建,根本杜绝了种群的食幼问题。

    (2)自 1984 年第一次繁殖以来,长兴扬子鳄保护区拥有超过40%的最低月平均气温低于 0℃的年度比例。冬日的严寒致使不到半岁龄的冬眠幼鳄仅只有30.27%的成活率。因此,“国家 I期工程”幼鳄越冬池的建成,有效地解决了幼鳄的高死亡率问题。

   (3)在繁殖期,不仅雄鳄之间为争夺交配权会发生激烈的打斗,雌鳄之间也会因争夺产卵孵化场而发生激烈的打斗。这些打斗行为往往踏碎鳄卵,并致部分刚出生的幼鳄死亡。不言而喻,“国家I期工程”繁殖池、成年池和亚成体池等功能单元的独立修建,有效地避免了鳄卵破碎和幼鳄死亡的问题。

总之,浙江扬子鳄在短短的30余年的时间内已从一个只有11条个体的极小种群,迅速发展成为了管理有序且已拥3117 条个体的大种群。毫无疑问,期间通过实施“国家I期工程”所取得的突出成果,已为浙江扬子鳄的繁育子代放归自然,储备了充足的优质种源!


六、强力的科技支撑是浙江扬子鳄又好又快地发展的根本保证


2000年伊始,由方盛国教授领导的“浙江大学-长兴扬子鳄自然保护区”联合科研团队便开始着力于浙江扬子鳄(1)年度繁殖记录查证与整理、(2)亲子关系鉴定及种群的谱系构建、(3)远亲血缘引进及遗传结构调整、(4)核心种源群筛选及年度配对繁殖方案的建立、(5)出生率、死亡率、年龄结构和性比等种群结构参数的动态监测及发展模型建、(6)免疫力及环境适应性评估和(7)放归自然奠基种群的挑选及可持续发展的生物学基础等一系列研究工作,并已在以下几方面为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的发展,提供了科学支撑。

1. 查证和整理了年度繁殖记录,为明晰种群的发展历史奠定了基础

通过系统的查证与整理工作,科研团队首次建立了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的繁殖记录档案。此项工作不仅能够明晰浙江扬子鳄的种群发展史,还能使保护区在总结历史的经验与教训基础上,制定出更加科学繁殖配对计划。

2. 通过亲子鉴定工作,查明了种群繁殖障碍的直接原因

虽然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已分别在1984年和1997年实现了子一代与子二代幼鳄的成功繁殖,但成年鳄的年平均发情产卵率却只有20.27%,且鳄卵的受精孵化出壳率也仅有26.48%,甚至在2001 -2003连续3年出现了不繁殖以致使种群出现了负增长的危急情况。由此可见,低繁殖成功率已为阻碍浙江扬子鳄快速增长的一大瓶颈。

为了找出扬子鳄低繁殖成功率的真正原因,科研团队在研发SSR(微卫星或简单重复序列—— Simple Sequence Repeat)和 AFLP(扩增片段长度多态性——Amplified Fragment Length Polymorphism)两套遗传分子标记的前提下,通过对繁殖池的所有个体进行亲子关系的鉴定后,发现那些不发情产卵和鳄卵受精出壳率低的繁殖池,其繁殖个体之间要么是“兄妹”血缘,要么是“父女”或“母子”血缘。这些繁殖池中高度的近亲配对组合,就是扬子鳄出现繁殖障碍的直接原因。

随即,保护区依据科研团队制定的建议方案,及时地调整了原繁殖池内的亲缘结构。同时,通过实施繁殖池之间的“年度配对繁殖计划”,实现了种群规范化和制度化的科学管理。正是缘于科研团队的科技支撑作用,才使得浙江扬子鳄的种群数量能够从2000年的632条,急速增加至目前包括子一代、子二代和子三代在内的3117条,超额完成了“国家 I期工程”的目标任务,并为浙江扬子鳄放归自然的“国家 II 期工程”,储备了充足的优质种源。

3.  通过建立种群的管理谱系,科学地制定了年度配对繁殖的远亲血缘交换方案

2006年10月,国家林业局批准了浙江省保护扬子鳄的“国家II 期工程”——浙江省扬子鳄放归自然建设项目【林计批字 [2006] 407号】。

“国家 II 期工程”的建设资金共计5,000万元,除中央财政预算内专项资金安排778万元之外,其余的 4,222万元资金和363亩建设用地,均由长兴县财政解决【浙林计批 [2007] 29号】 /【长发改经发[2007] 321号】。

目前,浙江扬子鳄保护的“国家 II 期工程”已全部竣工。新建的野外放归区和野外监测点等功能单元,无疑为扬子鳄野外种群的重建提供了可靠保障。

然而,实施“国家 II 期工程”的关键,是需在不影响现有种群条件下挑选一个具有优良品质的供野外放归的奠基种群。而挑选该奠基种群的前提,又必须基于种群已建立的管理谱系。由于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仅具有年度繁殖记录而缺乏种群的管理谱系,所以,挑选“国家 II 期工程”野外放归的奠基种群就必须要从“建立种群管理谱系”这一源头工作开始。否则,随意选择一个种群结构和血缘结构均不合理,且抗病力和环境适应能较弱的奠基种群,是难以尽快适应野外环境,并进而担当起繁衍优质后代、重建野生种群和复壮野生资源的重任的。

基于上述,科研团队利用研发的 SSR 和 AFLP两套遗传分子标记对种群进行亲子鉴定和遗传血缘关系分析后,首次建立了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的管理谱系。该项工作的完成,不仅使保护区首次明晰了种群的血缘结构现状,还藉此首次科学地制定了各繁殖池之间的年度血缘交换方案,并为浙江扬子鳄保护种群避免近亲繁殖和实现可持续发展,解决了后顾之忧。

4.  通过免疫力及环境适应能的检测与评估,并整合形态统计参数,建立了维持种群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种源群

为保证浙江扬子鳄又好又快地发展,科研团队在(1)研发 MHC(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 Major Histocompatibility Complex)、OR(嗅觉受体—— Olfactory Receptor)和 AMP(抗菌肽—— Antimicrobial  Peptide)三套功能性遗传分子标记;(2)利用MHC、OR和AMP标记完成个体的免疫力和环境适应能力的检测分析;(3)完成个体的体重,以及躯干和四肢形态参数测量与统计分析;……的基础上,通过进一步整合所建管理谱系中的遗传多样性和亲子关系等数据信息,筛选了一个外观形态发育正常、种群结构和血缘结构合理、遗传多样性相对较高、先天性免疫力和环境适应能力相对较强的核心种源群——浙江扬子鳄核心种源群(简称“核心种源群”)。其中:

“核心种源群”共有扬子鳄 329 条,包括247条雌鳄(8岁龄≦82条成年雌鳄≦20 岁龄; 3岁龄≦165 条亚成年雌鳄≦8岁龄)和 82 条雄鳄(8岁龄≦27条成年雄鳄≦20 岁龄; 3岁龄≦55 条亚成年雄鳄≦8岁龄)。各个体之间的近交系数≦ 0.0156而亲缘指数≦ 0.0313。

综上可见,科研团队自≧ 3岁龄的1767条个体中综合宏观形态和微观分子等参数所筛选出的由329 条个体所组成的“浙江扬子鳄核心种源群”,是一个远亲血缘关系的优质核心种源群。该“种源群”即是浙江扬子鳄维持种群可续发展的根本保障。

5.科学挑选奠基种群,为浙江扬子鳄的野外放归提供优质源保障

本着既要保证野外放归奠基种群的数量和质量,又要保证绝无影响现有群的遗传质量和种群结构,并满足未来30年空间容纳量之需求的原则,科研团队在仅考虑性别和年龄段这 2个参数的情况下,随机地从“浙江扬子鳄核心种源群”中,抽取了120 条个体,组建了浙江扬子鳄放归自然的奠基种群(2012年4月9日已通过由浙江省林业厅组织的专家科学论证)。

在所挑选的浙江扬子鳄放归自然的奠基种群中,有10条成年雄鳄、20条亚成年雄鳄、30条成年雌鳄和60条亚成年雌鳄。每一奠基个体之间的近交系数≦0.0156 ,亲缘指数≦0.0313。种群的性比(雌/雄)为3/1 ,年龄结构为(成体/亚成体)1/2 。该远亲血缘关系的优质奠基种群,将在尽快适应野外生存环境前提下,进而担当起繁衍优质后代、重建野生种群和复壮野生资源的重任。

这里需补充说明的是:

(1)奠基种群放归自然之后,或许会在出生率、死亡率、年龄结构和性比等种群结构的某一参数方面,出现不可预知问题。为此科研团队将按照已制定种群结构的某一参数方面,出现不可预知问题。为此科研团队将按照已制定的动态监测方案,实施持续的动态跟踪监测,并根据“年度产卵数”、“年度幼鳄出壳与成活率”和“幼鳄性比”等方面的监测结果,酌情地调整放归种群年龄结构和性比,直至达到野生扬子鳄的种群水平。

(2)为了给放归野外的奠基种群提供动态监测的条件保障,科研团队在浙江省林业厅项目(编号2130211-1)的资助下,通过购置美国 Biomarker公司生产的射频识别电子芯片仪(FS2001F-ISO//TX1411SST),完成了放归自然的奠基种群之每一条扬子鳄的电子芯片的标记工作。此工作的完成,可保证管理人员和科研人员能够准确无误地对雌、雄个体的求偶行为、产卵场争夺及鳄卵的孵化行为、幼鳄的管护行为和冬眠巢址选择行为,以及年度产卵与出壳成活率、幼鳄亲子鉴定及管理谱系的更新……等信息,予以实事记录(图14)。同时,通过进一步整合上述SSR、AFLP、MHC、OR和AMP等分子标记的检测结果,保护区可实现种群的动态监测与管理,并将其管理工作迅即提升至“及时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问题”的水平层次。

图14:扬子鳄电子芯片的主要组件、成年个体标记及其野外监测工作示意图

附注:部分领导同志在长兴扬子鳄自然保护区开展工作调研

资料来源:浙江长兴尹家边扬子鳄保护区管理处


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办公室新貌


中国鳄鱼产业领域首个省级协会——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于2016年9月28日召开第一次会员大会宣告成立,并于2016年10月31日取得广东省民政厅颁发的社会团体法人登记证书(粤民函【2016】2000号)。

协会业务主管单位是广东省人民政府相关职能部门。

协会业务范围是规范行业行为,进行质量监督,促进诚信经营,调解行业经营活动的争议和纠纷;开展国内外鳄鱼皮具生产和经贸交流,举办鳄鱼皮具展销会、展览会,帮助企业拓展国内外市场。


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会长办公会议成员名单


协会领导班子:

黄海云(手机13922227877):

中共广东省社会组织委员会委员,共青团广东省社会组织工作委员会书记,广东省皮具行业工会联合会主席,广东省青年联合会第十届委员会委员,广东省社会组织总会法人、常务副会长,广东省皮具商会创会会长,广东省南方化妆品研究院院长,广州旺角鳄鱼皮具城董事总经理,广州市云成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会长,中共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总支部书记,负责协会全面工作。

陈宗福(手机15915826666):

广州市俊天皮具有限公司,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监事长,负责监事会全面工作。

李守军(手机13570001668):

广州市丹萨皮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党支部书记,负责协会党支部全面工作。

刘银花(手机18902274095):

广州鳄与鳄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法人,协助会长工作。

杨  彤(手机13926363253):

广东湾鳄世家国际贸易有限公司CEO,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负责协会成立一周年庆典筹备工作。

陈国森(手机13802981307):

广州专森皮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负责项目对接工作。

熊赐权(手机13826289753):

广州鼍龙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常务副会长,负责行业调研工作。

杨道强(手机18802010168):

         广州歆月银饰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副会长。

李习升(手机13926092128):

广州市白云区春赢皮具厂总经理,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副会长。

范慧良(手机18688886736):

广州市力邦皮具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副会长。

叶剑平(手机15626002100):

广州市金谷皮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副会长。


协会秘书处:

钟建人(手机13925189021):

协会秘书长,分管协会宣传及活动、《广东鳄鱼产业报》等工作;对外联系渔业局和广东时装周。

林大有(手机13826278119):

协会副秘书长,中共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支部委员会副书记,负责党建工作;协会金融服务部和调研部主任。

杨  敏(手机13632434746):

协会办公室主任,协会财务出纳,妇联委员会主席;负责协会文档、文件管理、协会官网和微信公众号工作;对外联系民政厅、社管局、质检局和省社会组织总会。

陈子健(手机18565311869):

协会团支部委员会书记,负责团委工作。


协会法律顾问:

广东洛亚律师事务所  刘智敏律师 13924034565

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已于2017年9月8日乔迁至嘉禾望岗大道金塬大厦606A办公;

欢迎广大会员回协会指导工作;

欢迎在广东省内从事鳄鱼产业的企业加入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


宣传平台:

官方网站:www.gdeyxh.com

微信公众平号: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

联系我们:

请联系秘书处各工作人员。

邮箱:eyu20160928@qq.com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嘉禾望岗大道金塬大厦606A

百度地图导航:金塬大厦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广东省鳄鱼产业协会

广东皮具